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社工師宋喬平(林予晞飾)曾說:?「根據我在醫院觀察多年的經驗,你知道怎麼樣的病人最難痊癒嗎就是你這種,沒有病識感的。」

 

怎麼從精神疾病中得到好的恢復,本篇文章會從「與惡」一劇中的經典台詞來討論。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訂閱,歡迎分享給你在乎的人,或留言給我討論你寶貴的想法哦

 

什麼是病識感?

 

精神病學家Anthony S. David在1990年提出的“三面向模型”來定義精神疾病的病識感:

 

1.察覺自己有精神疾病。

2.能把精神症狀正確地歸因為精神疾病。

3.願意接受治療。

 

病識感三面向

 

「病識感」簡單說就是一個人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態的能力。精神疾病很容易因為過大的壓力而復發,如果有精神疾病或身心健康問題的人能提升病識感的能力,可以在發病前趕快採取一些能幫助自己緩和下來的措施,降低大腦的損傷,進而幫助自己達到穩定狀態。  

 

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病情沒有一點病識感的話,比較常發生的狀況就是等家人或身邊的人覺得他怪怪的,不太對勁時才幫他找醫生,或帶他去醫院看醫生,但是等別人發現的時候,通常已經很嚴重了?

 

而這時候我們的生活可能已經亂掉,家庭,人際關係和工作被我們搞砸,還有自己的身體也出現很大的狀況。

 

貝爾納的影片主要在分享憂鬱症的經驗談,內容和風格很親切,給人很舒服的感覺,也幫助我們能清楚了解病識感對疾病的重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zwLCiuEX9I

 

回到目錄

 

病識感怎麼幫助精神疾病?

 

以我自己(與躁鬱症奮鬥12年)為例,在發病的初期會覺得自己什麼都能做的到,自我感覺超級好,說話的量變成平時的十倍以上,而且會出現驚人的消費,然後大約一到兩週後又會掉到谷底和暴躁易怒,而且這兩者會間交替發生。

 

情緒掉落谷底時退縮不敢見人,覺得自己沒用,討厭自己,覺得什麼事都是自己的錯,容易絕望的哭泣,或難過到想自殺。暴躁易怒時,一點小事就會發脾氣,氣到想打自己,想破壞東西,跟家人吵架,或氣到想自殺。

 

如果我在發病前能覺察到這些症狀,就能去想生活中可能是什麼事情造成我的壓力而產生這些情況,然後去醫院尋求生理方面的治療,去諮商中心尋找心理方面的治療,或找到能緩和這些壓力的方式來幫助自己。

 

病識感越高的人,對自己的症狀越敏銳,越能早發現自己的異狀,而能主動為自己做一些能幫助病情的事情,所以就能減輕發病對生活和身體所帶來的損傷。

 

如果你想更了解躁鬱症的症狀,病因,病程,治療方式,或我的躁鬱症經歷,請參考這篇– > 【2019】躁鬱症是什麼?與躁鬱症奮戰12年親自整理

 

如果你想交到真心的朋友或情人,請看這篇:美女與野獸教你改善人際關係,幫你脫離單身的大絕招

回到目錄

 

 

病識感四階段

 

。病識感不是有或沒有二元論的分法,它有程度之分病患覺察自己發病前兆的能力分成四個階段:

 

1.完全的病識感:

 

患者知道自己生病,也願意配合就醫。

以上面我的例子,如果我能覺察到自己躁鬱症發病的症狀,而且主動採取自我照顧措施或主動就醫,就代表我的病識感佳。

 

2.有部分病識感:

 

患者知道自己生病,但不覺得需要就醫。

 

3.只有少部分病識感:

 

患者知道自己有點不對勁,但把原因歸咎於太累或其他因素,不認為是生病,更不認為應該就醫。

 

4. 嚴重缺乏病識感:

 

患者完全不認為自己有問題,這樣的情況在嚴重的精神疾病患者的身上較容易發現到,他們會把人生遇到的所有困難和問題都認為是別人的錯或環境的錯,嚴重缺乏病識感的人較難有生活經驗的反思或求助。

 

 

病識感四階段

 

回到目錄

 

 

缺乏病識感的原因

 

據統計,有一半以上的精神疾病患者不認為自己有生病,病人通常拒絕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實,或拒絕接受對他有幫助的治療。

 

通常一個人聽到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會否認它,因為在情緒上沒辦法接受。也有的人的情況是消極的認為自己已經沒救了,所以不肯接受治療。而思覺失調症患者則是因大腦知覺的功能失調,使大腦分辨事實的能力降低,大腦功能失調也是缺乏病識感的原因之一。

 

回到目錄

 

缺乏病識感對病人的影響

 

當病人完全不認為自己有問題,就沒辦法意識到自己有病,需要醫治,他不但不知道自己生病,而且也不可能去看醫生,所以就更不可能有機會好起來。一個人的病情希望能好轉,病識感就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但有些人沒有病識感是他的症狀之一(例如:思覺失調症),他不是自己故意選擇不正視自己的問題,而是他的病影響他沒有這個能力

 

回到目錄

 

怎麼增加病識感?

 

值得開心的是,病識感能用心理治療,衛教和練習……等方法慢慢培養,雖然這些方法並不是一定會產生絕佳的病識感,但能幫助患者增加對自己的疾病的認識,讓病識感逐漸增加。

 

心理治療

 

心理治療可以幫患者自我評估,自我探索,更認識自己,增加對自己的認同,也協助他去覺察自己的情緒和他對事情的想法,練習覺察自己身心狀態的變化。認知行為療法可以協助糾正扭曲的思想和行為,也讓患者提高對疾病的認識。

 

心理治療最大的前提,是建立患者對治療者的信任感,一旦建立起信任感,就能事半功倍。如果無法建立信任感,那麼治療者再有經驗,能力再強都沒用。

 

讓他從原本要他人的協助或強迫才肯就醫,到能在有需要的時候主動求助,或對自己的症狀變得敏銳,而能隨時給自己適當的照顧。

 

衛教

 

幫助患者了解病症的症狀,病因,病程和治療方式方法包活:電視媒體,YouTube的以及網路文章,書籍,各式文宣,DM,陪同參加相關衛教活動,參與支持團體,和專業人士互動,也多和有相關經驗的人互動。有時住院出院狀語從句:過程的,也會幫他更好地了解他的病情

 

透過衛教,讓患者增加對疾病的認識,但也要注意多多以正面積極的方式,讓他知道如果學習關照自己,配合家人和醫生的指示,這是會好的,這不是羞恥。

 

主要照顧者也要提升對疾病本身的認識患者與他的主要照顧者,通常有著密切的關係。所以他的病識感,也會因著主要照顧者,對疾病的認識而提高。

 

如果你想幫自己更了解躁鬱症的症狀,病因,病程和治療方式,參考請這篇 – > ?【2019】躁鬱症是什麼與躁鬱症奮戰12年親自整理

 

參與相關治療團體

 

在團體中,他會建立同儕,同儕之間會互相支持,分享心情,也。會有許多疾病經驗的交流,對於沒有病識感的病患來說,也是多個機會去認識這個疾病,去多了解這個疾病的面向。

 

有時因著他交到朋友,他也比較能敞開心胸去接受本來難以接受的事。甚至他聽到某個朋友告訴他,哪個醫生很不錯,或什麼藥,什麼方法有效,他也會願意試著配合,這就是同儕的神奇力量!

 

回到目錄

 

病識感對病人一定好嗎?

 

由於精神疾病的污名化的影響,許多精神病人的病識感增加不一定能讓他的情況變得更好,有時可能會變得更不快樂,有時我們會困惑是不是該繼續讓他平平安安的活在自己建立的小世界?

 

2007年學者Paul Lysaker提出“病識感矛盾”的概念來描述此現象。他發現思覺失調症的病人若缺乏病識感,將會「不願意服藥,治療反應較差,人際關係與工作表現較差」;但病識感越好,卻可能「越憂鬱,越自卑,主觀生活品質較差」由此可知,以醫療的角度,產生病識感對病患是好事,但有病識感之後相對應的心理支持,生活適應,社會扶助是重要而不能忽略的。

 

 

社會支持

 

在幫助精神病人增加病識感的同時,我們也要考慮他的生活能不能變得更好,所以我們的社會能不能對精神疾病有正確的觀念,且對他們抱持友善的態度,以及他周遭的人際關係支持,社會支持系統……等等,都是接下來的文章中我們將會討論到的重點。

 

回到目錄

 

結論

本篇文章是幫助有精神疾病(例如:躁鬱症,思覺失調症,憂鬱症……等)。的病人及家屬,解決他本身因為缺乏病識感,而延遲就醫,或是拒絕服藥的問題為了幫助他早日康復,了解病識感和如何增加病識感,都是相當重要。

 

有些病人不服藥的原因,是害怕藥物難以忍受的副作用,也有的人會根深蒂固的認為藥物是會害他更嚴重,更難好。只要多給他些耐心,循循善誘的協助他,還是有機會讓他願意吃藥的哦!

 

過去我照顧過思覺思調症的病人,通常他都是不願意吃藥,但是多加耐心的鼓勵他,讚美他,最後都還是會願意吃。

 

有時如果增加病識感是較難達到的遠大目標,那麼就要設較容易達成的小目標,例如:他會願意配合吃藥這個目標如果能達到,就也是走在幫助他可以逐漸康復的路上了。

 

從醫療的角度來看,提升病識感是精神病人很重要的事情。但在我的觀點,我也認為每個人都有這個需要。

 

病識感不單單只是能幫助精神病人的疾病恢復,而且也能運用在我們的生活中。從最小的感冒,到嚴重的癌症,如果我們對身體的狀態沒有知覺的能力,我們就不會發現身體的異狀,而去尋求醫療的幫助。

 

而再關注於我們的內心,如果我正在驕傲自大,但我沒有自覺,我就會一直當一個令人討厭的傢伙。如果我一直對生活充滿抱怨而不自知,我怎麼能覺察到我的生活或我自己出了什麼問題?我怎麼幫自己從問題裡面解套?

 

病識感並不只是病人專用的詞,它可以運用在我們生活的各個層面。如果我們擁有這個能力,除了我們的身體能得到好的照顧外,更能幫助我們更認識自己,幫助我們處理許多問題和壓力的調適。

 

祝一切順心〜

 

Abi


照顧情緒